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

发布时间:2011-02-24 点击:3041 次


    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


    陈寅恪先生在1929年所作王国维纪念碑铭中提出了"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"。


  原句是:"先生之著述,或有时而不章。先生之学说,或有时而可商。惟此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,历千万祀,与天壤而同久,共三光而永光!"


  陈先生还套用美国独立时的英雄帕特立克·亨利的话说"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。" 可以说这两句话是一致的。


  "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",应该成为真正的中国知识分子共同追求的学术精神与价值取向。


  陈寅恪先生在二十年代提出"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"以来,终身未曾违背这一宗旨,最明显的就是五十年代初中国科学院决定增设两个历史研究所,派人南下广州,邀请陈寅恪出任第二历史研究所,亦即中古史研究所所长。当时早已失明的陈寅恪亲自口授了一封复信,其中说:


  "我认为研究学术最重要的是要具有自由的意志和独立的精神。……独立精神和自由意志是必须争的,且须以生死力争。……我决不反对现在政权,在宣统三年时就在瑞士读过《资本论》原文。但我认为不能先存马列主义的见解,再研究学术。我要请的人,要带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,独立精神,不是这样即不是我的学生。……"


  我们知道,我们有一时期的思想专制比任何历史时期都更严峻和残酷,正如贡斯当所说,你甚至连保持沉默的权利都丧失了,它"强迫人们说话,它监视人们思想中最隐密的部分,它强迫人们违背自己的良知而说谎,它剥夺了人们拥有一个最后的避难所的权利"。


  文化大革命中,知识分子被迫互相告密,互相揭发,不断地否定自己,以求取一点人身安全的残存空间。在强权面前,强度的体力折磨与改造面前,所有的自尊和信念一点一点地瓦解掉,于是再无独立人格,再难撑起中国的脊梁。


  但也有坚持"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"的知识分子在,他们是真正的“脊梁”。


  马寅初先生在《新人口论》中坚持科学与真理,他甚至婉言拒绝了周恩来总理要求"妥协"的好意劝解,以年近八旬之躯对抗全国"批判马寅初反动思想"的急风骤雨,从北大校长沦为戴罪之身,却依然铁骨铮铮,毫无半点馁意,真正体现了一个知识分子的高风亮节。


  梁漱冥老先生,面对当时无人敢说一个"不"字的毛泽东,以文人的傲骨,"为圣人师"的使命感,说了一句"三军可夺其帅,匹夫不可夺其志"。


  但是,我们看到更多的却是,有许多知识分子,却自觉自愿地、争先恐后地献媚、出卖自己、出卖朋友,所说的话之肉麻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佞臣所能想象的。


  有人分析说,中国的许多知识分子太缺乏对历史的洞察力,缺乏对现实的判断能力,太喜欢权力、太希望借着权力干一番惊世伟业,因此,他们没有任何原则,即使偶尔有点原则,也可以非常轻易地放弃。我们也许可以说,中国的知识分子大概从来就很少有人存过"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"这一原则,翻遍中国学人的皇皇巨著,又几人争过自由,求过独立?这才是他们最大的悲哀。他们愿意卷入权力圈,那么,被权力碾得粉碎也就是该得的报应。


  于是,长期以来,我们就培养这样或那样的缺少独立人格的所谓的"人才"。


  在过去,是政治,是强权使他低头,在今天这个市场经济时代,则是物质的诱惑,金钱的魅力使他同样失去了独立的人格。


  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,通国好像都沉浸在这种"经济压到一切"氛围中,于是我们好像总是怕发展不了经济,深怕中了斯大林的话,叫做"落后就会挨打"。即使现在,中国的经济有了些发展,中国人计算的又是GDP的总值如何?增长率如何?什么时候总量可以赶上,什么时候人均可以赶上先进国家?再过一个世纪能否成为世界第一强国?然而不知道到那个时候,即使中国经济发展的目标达到了,要取得世界各国的尊敬,更重要的是文化的力量、文明的程度。


  因此,培养一代具有"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"的公民,提高我们的文明程度应该是我们不能忽视的。这一精神应该成为现代化以后的全中国人民的人生理想。


  而作为社会科学的广义的教育,实际上需要有一种真正的从人的终极关怀角度来确立的教育目标,我把他叫做人格教育或人格塑造。


  我们的教育现在缺乏一种人格的塑造,或者由于教育者的局限性,不知道要把受教育者塑造成一种怎样的人格。


  而今天我想说的,就是我们的教育要有人造塑造这一重要内容,教师的人格应该配得起这种人格,首先教师应该有"新的知识分子"人格,有"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",其次要努力把学生培养成为一种具有"新的知识分子"人格的人。


  从社会和国家需要的角度来培养的人,是我们的教育目的,但这种人格的塑造也应该成为我们教育的重要目的之一。


作者:谢雨眠    文章来源:雨眠的博客 http://chinese.cersp.com/sJsys/zZyfz/200707/4202.html